— 向晚 —

宰鱼

但不得不说,即使他生前是如何用三寸不烂之舌把我气到恨不得用红笔一点一点戳开他的胸膛,是如何恶劣扭曲的生长着。在看到他尸体时,我还是忍不住的赞叹,这是一个安静的介于优等生与劣等生缝隙的躯体,不过里面已经彻底填满了绿色的水,再也无法行动了。

这个孩子,已经完完全全的被大鱼和海洋吃抹干净,没有一根鱼骨留下。想到这,我看了看灵堂前的那张生气勃勃而又空荡荡的笑脸,从那扇布满苦难与哭声的门前走过了。

评论
热度(13)

2018-04-30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