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浪 —

我的癔病已经睡着了。他把我镶进他的肋骨缝隙中,拥抱着我却又用一条柔软的毛毯隔开我们的体温,让我温暖又不肯暖进我的骨头里,活像他用一片磷火裹住一块万年坚冰,费尽心思却甘愿徒劳。

评论
热度(2)

2018-09-2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