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晚 —

烟血

1.给暖光的(*/∇\*)
2.晏赛晏
3.再写就真的流水账了,放下手机我出去浪了x
4.明天再接着写啦!x

他的血里有烟花,眼睛却浸满了透明的火药。
——————————————

赛斯打小就喜欢往晏华家墙根一站,使劲憋足了一口气,不管不顾一声吼:

“晏华!出来浪啦!”

然后开开心心背着小手,乖的像谁家把尾巴藏进地里的小狗,眼巴巴瞅着晏华推开窗户,拎着他那个岁数比他活着时候都长的水壶,从窗台望他。晏华也不说话,就瞅着他,看着赛斯还没长开的小脸肉乎乎的,一双眼睛里藏着两颗太阳,张口牙白舌红:

“咱们俩去放炮吧!”

晏华看着那两颗太阳就觉得头疼,他侧过头蹭了蹭眼角,心里一阵嘟囔,你丫就是个炮仗,天天变着花想上天,天天喊我出去,还不是作业懒得做拉我当垫背,脚却老实的很,脚踝打了个转就奔着楼梯走,手里还拿着那个老旧的水壶。

刚一到楼下,鞋底还没挨上点土地的尘,赛斯一把拽过他的手,炫耀似的从兜里掏出一串火红的炮仗,还有一只没多少油的打火机,开了口就再也没闭上过,突突突跟个豌豆射手似的:

“诶华仔,你看天气这么好你还一劲儿在家和那数学卷子你侬我侬多没意思,还不如咱俩出去放炮崩你后桌他家玻璃,这多有意思——”

话还没说完,晏华抬手一把捂住他的嘴,眼镜片反射的光正好投在鞭炮的火药引子上,他拍开赛斯下意识把住他的手,看对面一张满脸的嫌弃,又捏住赛斯的嘴,刻意扯了两下:

“你大白天搁我家楼底下吼,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一下楼就光听你嘚吧嘚,你上辈子鸭子投胎吧,咋这么烦人呢。”

赛斯听了也不气,嬉皮笑脸的从鞭炮串上扯下来一根,趁晏华不注意,就着被捏住嘴的姿势,往他家对门门口扔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崩着对门爱夜不归宿的大老黄。

他俩这一道儿是被大老黄撵到的,最可气的是这个嘎嘎的鸭子,一边跑,一边又撸下来几根鞭炮崩,好像生怕大老黄不知道他俩在哪似的,晏华这个气,气儿也不顾的喘,拧开水壶就蔫声往火线引子上倒了半壶,倒完往地上一蹲,一边拧壶盖一边伸手拍累到半死喘气都嫌累的赛斯:

“你还…放炮不…啊…?”

赛斯乐了,好家伙你现在说我咋不像说鸭子的时候啦?这么好看又会放炮的鸭子你上哪找去。他哆嗦着手把火星对准引子,点了半天死活就是不着,赛斯纳了闷了,回头一看,地上聚起一汪小小的水,边缘上还浸着尘土,里面有火药闪动着。他这时候算是喘匀了气,寻思寻思,把鞭炮一扔,拉着晏华的手往街上走:

“溜了溜了,华仔咱溜了。”

晏华一愣:

“你不放炮啦?”

“哎——呀——不就是要和你玩我才说要放炮的嘛,没炮放咱俩玩点别的不行啊。”

评论
热度(3)

2018-03-15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