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晚 —

溺爱

1.给我家辞儿❤!爱你一万年! @辞朝
2.月球组


「我将独自起舞」
————————————————————

“我曾在这里被你们粉碎。”

法斯的合金鞋跟陷进柔软的沙子中,仿佛一根钉子恶狠狠的捅进了肉里,深深陷入皮囊的同时,他的鞋跟也被沙子所依附上,若他脱离这片深海,则是必要孕育起这些沙,将它们变为自身中金黄的珍珠。他并未回头去看艾库米亚被阳光刺穿的脸,抬起沙中钉,一步一步走到那片再不生长出粉色海草的地方,将自己埋进海和沙做的棺材中。

艾库米亚看着他。他看见他缥缈的袖口遮住随波浪微微摆动的头发,海底何来波浪?艾库米亚盯着那片堕下星星的夜空想,海中只有无数被啃食的海草,连破碎的贝壳都磨了个干净,何来波浪?他被法斯的光晃到了眼,回了神,看他仰面躺在日光下,活像掉进荒芜花园中的鱼鳞,耀眼夺目到窒息。

所幸艾库米亚不必呼吸。他只是单单看着法斯高高举起他武器上的珍珠,像捧着他身体里的珍珠似的对他说:

“就像这样。”

那利刃刺穿了他的腿,激起沙土纷纷扬扬,落在身上时法斯变成了化石,他将永垂不朽,百年孤独。艾库米亚则踩着这些飞扬的土,垂下头对这块万年化石轻轻的笑:

“你要起来吗?”

他向化石伸出手,化石便独自坐起身来,一双洗不掉白的玛瑙融化在他腿部,轻盈的法斯法莱斯站起来紧握刀刃,用刀柄割开艾库米亚烟雾做的腿,任凭它们缭绕着肆意嘲讽般再次重生。艾库米亚没有说什么,用手握住刀柄,安安静静的仍在笑。

于是法斯说:

“这并不是开始。我尚未成型堕落在沙土,这场面就已经被谋划好,只是少了永恒存在的时间。”

有阳光从他的眼睛中穿过去,映出的星星是人为的,虚假的,法斯用蓝色的牙齿咬碎这颗假星星,咽下它的血液后继续说:

“我不明我所想,所感受。它因安库特破碎的脚掌而变得沸腾灼热,因郭斯特所遗留之事物而变得冰冷刺骨,因你的存在而变得我所不能理解,所无法命名。艾库米亚,你们将它称作什么?”

艾库米亚抬了抬刀柄,发现合金死死抓住刀刃的力度是他不能挣脱的。他盯着法斯的珍珠眼睛,答非所问:

“你知道疼痛感吗?”

“痛觉是有机体受到伤害性刺激时产生的感觉。没有适宜的刺激,任何刺激,只要对机体造成了伤害,都会引起痛的感觉,是有机体内部的警戒系统,能引起防御性反应,具有保护作用。①它不同于被敲打时震荡到破碎的错觉,也不是被粉碎时听到的碰撞,它是由无数的水滴组成的海,一旦一滴水被取走,便会形成波浪,若海足够广,它便会永远的波动下去。”

艾库米亚闭了嘴,海水实在太咸了,他已经吞咽了无数滴海水,眼睛里却没有一颗石油变成的眼泪。他看着法斯几乎要生出冰棱的眼角,忽的想起很久之前他曾咬碎的一块薄荷糖,咔擦一声,糖果锋利的边缘划破他的舌尖,他却连吱都不吱一声,咸到发苦的血就被他咽进肚子里去。

他觉得刀柄轻轻一动,下意识松了手,眨眨眼就只能看见法斯轻飘飘的衣摆被海浪卷的失了方向。他低下头看了看那个法斯留下的棺材印,蹲下来,用手指轻轻的在沙子上割去了法斯的头颅。

评论(1)
热度(30)
  1. 辞朝向晚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慕晚

2018-02-14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