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晚 —

向晚的歌

爱你!!!!❤❤❤❤❤
原地旋转飞天.jpg

辞朝:

晚晚圣诞节过生但我要考试,现在在努力备考,所以生贺提前发了。真的爱你,我们要一起长大呀!生日快乐💓 @向晚






她是延续着基督教血脉的少女,手里握着台灯,脸从薄唇处截断。我的脑海里凭空浮出的是一双幽暗的蓝眼睛,是你的吗?冷漠美艳的扑克脸,镜面对称的王,那会是你吗?



我仍然记得她兀自闯我梦境的那个正午。早上第一堂物理考试,别人都下笔如有神,唯我被惨白色的答题卡刺伤。我对我的同学说,我完了,他们只顾面红耳赤争论答案;我对我的朋友说,我完了,她们只能叹息着投来同情;我放弃对我的老师和父母再说同样的话,免去到头来一顿不露声色的叹惋,反教我心如刀绞。那个正午亮堂堂的,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我回忆起自己坐在考场里却是手脚冰凉,靠在身侧的瓷砖也没有温度,阳光只顾着在我脸上跳舞,白光从火球来,插入我的眼中,我失去了光明与希望。我恼着恨着,一头栽在木质课桌上。那木纹深浅不一,繁杂而单调,只是冷漠地接住我的脸颊。怎么会不透心凉呢?我的寒颤退了又起,大脑却指令我要热传递,我想知道它是否也会因得到暖意而长出枝蔓把我拥紧。


然后我睡着了。梦里没有考试,也没有生出枝蔓。倏忽间,柔和的圣光洒进来了,我只是站着,呼吸也停滞了,我知道我的奇迹来了。她正是在那个时候踱步而来——我不知她究竟是眷顾人间的圣女,还是在森林里祈愿后化成人形的精灵,又或者是三亿年前渺远的恒星?一袭白色衣裙飘飘然,好像烟波化在水心,也许又是茫茫的雾灯?不知道啊,我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做不来数学题,背不来古诗文,没有特长,也没有真心实意对我的朋友,可是,这世间绝美却倏地凑上前来,我再次被刺伤了,她抚上我的面颊,浅啄去我的泪水。我止不住自己的河流,她什么也不说,一直吻,一直吻,吻到时间愿意为我屏住呼吸,吻回到三亿光年我们邂逅的第一个没有漆黑的夜晚。


我抽噎声越来越大,我问她是否还记得《逍遥游》第一句话究竟是怎样背的?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知道她一定笑了,万年冰河裂了口。她的笑容中带有栀子花的芬芳馥郁,划开漆黑的夜晚,她只是轻轻地搂住我,说,你记得的,你是记得的。你记得《逍遥游》,你记得我。



下午我坐上语文考场的时候,果然考到了《逍遥游》的默写题,我的手像是被谁掌握,它温温柔柔地,慢慢地,一笔一划地,带着我写下了正确答案。那一刻,我把记忆倒带,把抽噎声剥离去,我听到她说—— 我是延续着基督教血脉的少女,我有一双幽暗的蓝眼睛,但我冷漠美艳的扑克脸只为你褪去,因为我跨越了三亿光年终于找到你,我为我的爱人而来,我的眼睛只映我的爱人的模样,她会因为我的存在而安心,她不应该哭泣。

评论
热度(18)
  1. 沉璧沉璧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慕晚
  2. 向晚沉璧 转载了此文字
    爱你!!!!❤❤❤❤❤原地旋转飞天.jpg

2017-12-29

18 沉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