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晚 —

或许存在的晚上

1.医议组
2.有一些柔软的晚上
3.现代人类






金红石偶尔会想起她们挤在出租屋里小小的床上,翡翠窝在她怀里难得乖巧的样子。那阵儿她算是真的冷极了,要不凭是翡翠这种敲起来叮当作响的性子,早裹着大半被子缩到床边去了。

她们都累了,露琪尔把手探进翡翠的睡衣里,顺她的肋骨往下摸。她的手指冰凉,却轻盈掠过肋骨钝钝的尖端,小心翼翼的隔着一层苍白的皮囊抚摸她的内脏,轻轻搓揉着她的腹部。厨房里的水龙头没拧紧,混着红锈的生水滴滴答答砸在碗筷上,露琪尔不想再理会那些来自上个世纪的烟云弹,它们吵吵嚷嚷缠在她们胸口已经太久了,几乎要代替了她亲吻她的权利。她低下头看着翡翠安安静静睡着的模样,有月亮在她头发间融化,滴滴答答淋了一床的雨,像撒了一桌的梨罐头,空气中溢出甜腻腻的香气,把指甲缝都粘合在一起剪也剪不断。

她的手在翡翠的小肚子那多揉了一会儿,一直揉到她们俩个都暖暖的也不离开,又继续抬了手敷在她的胃上,把好容易得了一点暖意全给了翡翠。女孩子怕凉。她想,手上的动作却一顿,又平平淡淡的继续下去。跟翡翠在一起久了,她好像就记得只有翡翠是女孩子了。

她们俩不是没打过架,经常是翡翠倒了她熬夜的精神饮料,换上她喝不惯的茶时掐一顿,再安生坐在工作台边继续手头上的工作。或者是她写记录找不到纸扯了一张她笔记本的纸,翡翠看到时就是一阵心绞痛恨不得掐死她,然后扯过她的笔记再抄一遍。日子似乎就是这样被她们吵过去的,吵到露琪尔忘了饮料什么味道,翡翠报告用的笔记越来越清晰明了。

露琪尔的眼睛眨了眨,好像有星星从她的眼里掉了出来,扑落落滚在被单上被月亮的雨打湿,连最后一丝火星也浇了个透彻。她的手向翡翠的背后轻轻一揽,她们两个便被月亮和星星粘在一起,不管她们是谁支离破碎,也能再被这湿淋淋的胶水粘合。

哪怕她的脊骨刺穿我,我也决定不再放手。

评论(10)
热度(71)

2017-11-25

71